円ウォンチャート

円 ウォン チャート


Sterilization-中央银行在国内 货币 市场上的 活动,以减少其在 外汇市场上的干预活动对 货币供应的影响。


  Sterling-英镑Stocky- 瑞典克朗的市场 俚语


   止损单-为了确保在某一 货币贬值到一定比例时, 空头头寸将被覆盖,即使这涉及到损失。


  实现利润的订单比较 少见


   鲍威尔认为,全球长期的低通胀是导 物价压力受抑的因素之一。


  他表示:“我们一直 生活 在一个通胀面临强大下行压力的世界,实际上全球 皆是如此,这种情况已经存在25年了。


   我们不认为一次性增加支出导致的物价短期上涨会打破这个趋势。


  ” 拜登计划对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人提高税收,表明政府拟部分通过向富人征税的方式来解决收入不平等现象。


  人们普遍预计,随着疫苗接种加快以及拜登1.9万亿美元刺激措施的实施,未来几个月 美国经济将会飞速增长。


  因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向 国会表示,通胀会上升但不会失控,3月23日美国国债收益率下滑,美元指数上扬,升穿两周 高位,进入3月24日亚市早盘再次刷新两周高位至92.44。


  刚刚过去的一周,现货黄金先跌后涨,全球范围内多个 国家乐观的 经济数据进一步 提振经济复苏前景,打压黄金的避险需求,美元和 美债收益率上涨, 金价一度跌至近九个月低点附近;但1676附近支撑极强,吸引逢低 买盘重新入场,拜登的2.25万亿刺激计划也提升通胀 预期,在美元和美债收益率调整的时候,金价展开逆袭,一举收复大部分跌幅,收报1729.31美元/盎司,周线仅下跌0.19%。


  对于后市,专业投资者和分析师看涨情绪 回升,但散户的预期分歧较大。


  乐观经济数据提振 全球股市本周 中国、欧洲、英国、美国的经济数据整体都比较乐观,提振市场的风险偏好,全球股市普遍上涨,一度令金价大跌逾50美元至1677.5美元附近。


  3月份,中国 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9%,高于上月1.3个百分点,制造业景气回升。


  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6.3%,较上月上升4.9个百分点,表明非制造业扩张有所加快。


    扩大 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