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se

birse


回过头来看, 我的工作需要在 这个时候加强对宏观经济和一些大宗商品价格的跟踪和判断, 我用期货市场学到的技术分析方法, 预测2008年低迷期的反弹。


  而2008年股市见底,当时用期货市场的方法预测了原油价格下跌的结局......这个技术方法后来被我高度重视,以至于今天我还在用它来 检测一些 东西,比如从 1月份开始,用这个系统来检测 芝商所指数的超...。


  这个后面会讲到。


  当时, 我想 用电脑来分析。


  要知道,当时的电脑 不过是用来计算的机器。


   而我计算机兴趣太浓厚了。


  最后,计算机部门的 负责人误以为我是要抢他的 饭碗,千方百计地 阻挠我的工作。


  然而, 鲍威尔回信并没有打消Scott的疑虑,Scott的办公室将回信的内容透露给了媒体。


  Scott方面表示,通胀正在上升,但鲍威尔却选择继续忽视这一严重的问题,美联储应拿出明确计划来解决通胀问题,从而保护美国家庭。


  下周美联储决议,其 加息 预期暂时降温,在美联储进入4月28日政策决定公布前的缄默期之际,欧洲美元期货市场对 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在过去两周急剧下降。


  2022年12月到期欧洲美元期货显示,预期加息幅度从25个 基点减少了15个基点左右,这促使花旗策略师Jason?Williams反向押注,以 收益率曲线趋陡为目标。


  他在上周五报告中 写道加息预期下降是“令人费解的变化”,与加息周期快于预期这种现实可能性相抵触。


  Williams写道,尾部风险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未来一两年核心PCE物价指数很可能远超2%,从而可能带来更快的加息周期,我们认为,曲线短端牛市 趋平的走势短期内不可持续。


  在经济数据强劲的情况下,美国国债意外上涨,使收益率曲线在上周趋平。


  五年期和七年期国债需求浓厚,表明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已经没有今年稍早那么激进。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