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lmarket

odl market


美国国债收益率的 上行空间及其对 中国的影响 中泰固收分析师 肖宇认为,短期内 推高 美债收益率的各种意外 因素已经充分释放,预计上行趋势不变,但速度可能放缓。


  基于前文提到的三因素分析框架,在美联储不提高政策 利率或削减QE的前提下,年内10Y美债利率难以维持大幅突破2%的判断。


  现阶段美联储不干预债市,并不意味着美联储不关心 美债收益率持续飙升的影响。


  美债利率大幅上升将加大债务利息支付压力,不利于 拜登政府1.9万亿美元财政刺激 计划和后续大规模基建计划的实施。


   五方面因素推升 美元指数


  自今年初1月5日美元指数收盘触及89.4以来,美元指数出现了一轮反弹,收盘价的最高点曾达到3月30日的93.3,升幅为4.3%。


  2月24日以来美元指数上升斜率加大,截至3月30日上升了3.6%,主要受到五方面因素的推升:疫情 疫苗和经济复苏的相对优势、美债收益率上行、财政刺激及其预期、美股上涨、避险因素。


    第一,美国疫情改善超预期,并且在疫情改善、疫苗推进层面相较 其他国家/地区均具有相对优势,带来对美国经济前景相对更为乐观的预期。


    1月8日以来,美国疫情出现显著改善,3月新增确诊已经回落到去年10月水平,每日新增确诊人数仅为1月高点的1/4,这一方面是拜登政府包括在全美范围内推行强制佩戴口罩、实施更严格的封锁措施等抗疫政策的结果,一方面也可能意味着美国疫苗 接种较快且有较好的防护效果:拜登立下了“100日 疫苗接种目标”,计划在上任最初的100天内完成1亿剂次的疫苗接种工作。


  美国在疫情管控和疫苗推进的强有力措施也使其相对欧洲乃至全球的其他国家/地区形成了显著相对优势,1月以来美国新增确诊人数下降快于欧洲。


  领先于美元指数的走强,且2020年4月以来的美元反弹均有这一背景因素。


  近期这一指标出现逆转,既是由于欧洲确诊回落,也是由于美国确诊有所抬升。


  从更长期而言,随着疫苗推进下疫情系统性好转,这一因素的影响将趋于减弱。


    截至4月8日,43%的美国成年人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全美共接种了1.58亿剂疫苗,预计至4月29日接种量将达到2亿剂。


    美国疫苗接种进展显著领先其他主要经济体。


  当前美国疫苗进展除了大幅落后于以色列以外,显著好于其他国家/地区,美国完成疫苗接种的人口比例约为19%,而欧洲国家/地区完成接种的比例均在9%以下,接种比例较低的原因可能在于前期欧洲面临疫苗供应不足的问题,近期又曝出阿斯利康疫苗或致血栓的消息,此后欧洲药管局以及世卫组织又重新表态称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好处大于坏处”,且欧洲法院裁定,强制接种新冠疫苗并没有损害《欧洲人权公约》规定的隐私和选择自由,接种新冠疫苗是欧盟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这有助于欧洲进一步推进疫苗接种。


    第二,美债收益率快速上行,美德利差走阔、中美利差收窄,加大美债和资金回流的吸引力。


  2020年4月至8月上旬,美债收益率维持在0.5-0.7%的水平低位运行,从8月中旬开始,10Y美债收益率开启上行趋势,并延续至今。


  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美债收益率连续4个月上行。


  2月10年期美债收益率连续突破了1.1%、1.3%、1.5%关键点位,3月突破了1.7%,且3月下半月的均值为1.68%。


  美债收益率快速上行,致使美国与其他国家/地区的利差均有所走阔,加大美债和资金回流的吸引力。


    第三,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接连推动积极财政举措,对经济预期构成提振。


  1月14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公布了涉及1.9万亿美元的“美国拯救计划”,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3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签署了1.9万亿美元的美国拯救计划,预计新法案在2021年对美国经济的边际刺激规模为1.3万亿美元。


  更进一步的,3月31日,拜登公布了市场期待已久的2万亿美元基建法案《美国就业计划》。


  以上财政法案均以刺激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为主要目标,对经济预期构成提振。


    第四,美股表现全球领先。


  3月至今美股表现好于新兴国家/地区,道琼斯工业指数涨幅居前,风险资产的表现较好,有助于吸引资金流入,对美元指数构成支撑。


    第五,避险因素影响。


  3月以来全球疫情出现了新一轮上升和发酵,并且在内因和美元指数走强、美债收益率上行等外因推动下,土耳其采取加息举措,促使土耳其总统罢免了央行行长并任命支持低利率政策的新人选,打击了海外投资者对土耳其资本市场的信心,外资加速流出,土耳其股汇债三杀,这也一定程度引发了国际资本对新兴市场的担忧,新兴市场资金有所流出,或也推动资金回流美国。


    表面上,在以上因素影响下,美元指数确实有所走强,但另一方面,如果考虑到如此多因素同时发挥作用,美元指数最终呈现的强势程度实际上是非常有限的。


  同2020年8-9月类似,1-3月美元指数的表现更为接近一个下行大趋势中的反弹,近期随着疫情优势、美债利率上行、财政刺激等因素的短期消退美元指数可能重回下行趋势。


   关注 巴以冲突局势演变, 黄金和原油有更多上行空间巴以冲突有愈演愈烈的势头。


  最新消息显示, 以色列军队轰炸了加沙一处设有美联社、半岛电视台等国际媒体办公室的 大楼


  对此,以色列国防军很快发表声明称, 哈马斯“已将加沙地带的居民区变为 军事据点”,用于多种“军事目的”,包括情报收集、攻击策划和指挥以及通信联络等。


  哈马斯的一位发言人称将 回应此次空袭,“(以色列)特拉维夫的居民该对我们的回应做好准备”。


  目前,国际油价和金价还未受到 太大影响,不过随着冲突的升级,资本市场是否会受到冲击, 也未可知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