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dolar

24 dolar


汇价连续快速 下跌


  离开 移动 平均线一段时间或空间后,汇价开始上升,但又在移动平均线附近下跌,说明反弹只是 市场对快速下跌的修正,应在移动平均线附近 卖出


  (7)汇价向上突破移动平均线,继续快速 上涨,远离移动平均线。


  由于 时间和空间不一致,汇价必然下跌,应卖出。


  (8)移动平均线下跌, 汇率也下跌。


  汇率与移动平均线的距离适当,移动平均线保持协助下跌的作用。


  举例说明。


  如图所示,在圈出的部分, 也就是汇率持续上涨或下跌的时候,从图中可以看出,MA线对汇率起到了很好的支撑和抵抗作用,也就是说,它对汇率顺势而为有很好的作用。


  援的上升和下降。


  在箱体部分,也就是汇率盘整的时候,虽然移动平均线和汇率多次交叉,但汇率并没有产生明显的涨跌趋势。


  在这次“世纪大 爆仓”事件中,外界一直好奇 瑞信与Archegos 相关的投资 风险 敞口究竟 有多大,这是媒体第一次披露。


  一位 知情 人士说,瑞信内部一些熟悉Archegos风险敞口 的人此前认为,他们的相关敞口远远没有200亿美元。


  瑞信已经报告了47亿美元的亏损,还面临着 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的质疑。


  由此可见,瑞信与Archegos相关的投资敞口比野村、摩根士丹利等其他投行大,也是最后一个“逃离”。


  知情人士说,瑞信未能保护自己免受Archegos爆仓的影响,部分原因是瑞信尚未建立实时监控风险的系统,无法追踪证券价格变化对自身头寸造成多少风险。


  5月11日财经早餐:风险情绪降温,美元止跌,黄金创近三个月新高  周一(5月10日)美元 小幅上涨,除了加元之外的大宗商品货币扭转了早些时候的涨势。


    现货黄金小幅上涨,收于1835美元附近,稍早一度升至近三个月高位,上周美国公布的就业增长数据逊于 预期,令美元承压,并增强了 利率将维持在低位的预期。


  油价基本持稳,投资者仍在评估黑客勒索攻击导致向美国东海岸供应约45%燃料的成品油管道暂停运营事件的影响。


    商品 收盘方面,COMEX6月黄金期货 收涨0.3%,报1837.60美元/盎司。


  WTI6月 原油期货收涨0.02美元, 涨幅0.03%,报64.92美元/桶;布伦特7月原油期货收涨0.04美元,涨幅0.06%,报68.32美元/桶。


    美股三大指数全部收跌,道琼斯指数收盘下跌32.60点, 跌幅0.09%,报34745.16点;  标普500  指数收盘下跌43.60点,跌幅1.03%,报4189.00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盘下跌350.38点,跌幅2.55%,报13401.86点。


   FXTM富拓首席中文分析师杨傲正表示,在 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突破6.40重要技术关口后,市场对人民币走势愈发乐观。


  同时,人民币技术突破也引发了早前看空人民币的止损买单操作,导致交易量在同一时间大量增多。


    “ 人民币汇率出现非理性 升值预期是本次上调 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原因。


  ”中国银行研究院李义举说,今年5月下旬,外汇市场上出现了单边升值的预期。


  5月25日到28日,银行间市场即期询价成交量日均在470亿美元以上,比去年12月的均值高出7.06%。


  同时,1年期NDF隐含的人民币汇率预期也出现了0.25%左右的升值预期。


    但杨傲正认为,央行在上周末明确释放出不希望人民币过快升值的信号并暗示人民币不存在长期大幅升值的基础之后,人民币的交易量在本周便有所回落。


    交易量“水位”显著回落,暗示市场此前对于人民币的单边升值预期受到平抑,转为分化。


  “本次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冻结了约200亿美元外汇流动性,能够增加企业将美元兑换为人民币的成本,减少市场上的美元流动性,遏制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


  ”李义举表示,否则,人民币汇率的快速升值可能引起企业出现恐慌性外汇卖盘。


    市场“降温”信号接连落地,具体将如何作用人民币汇率走势?中金公司研报认为,从历史上看,历次缓和升值预期的政策出台后的一周内,比如2006年8月、2007年4月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2020年10月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等,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出现0.1%-0.4%的贬值。


   截至昨日下午收盘,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分别跌0.26%、0.07%,报6.3771、6.3773,逼近6.38关口。


    此外,市场亦有信号表明,人民币会将迎来短期回调,继续 做多存在风险。


  近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已逼近98关口,达到2018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外汇分析师李 刘阳分析认为,有效汇率的快速抬升意味着短期的回调风险正在集聚,继续做多人民币的短期风险可能已经大于收益。


    后续来看,人民币汇率整体将呈双向波动的态势已是业内共识。


  李刘阳表示,从中长期看,随着汇率更多由市场供求决定,外贸企业将会自发调整风控策略。


  汇率弹性越高,企业赌汇率中长期升贬所要承受的市场波动成本就会越大。


  在市场反复波动的“教育”下,相信会有更多的企业主体会接受“风险中性”原则。


  

0 Comments